作為義大利中部托斯卡納大區的首府,佛羅倫薩被公認為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起源地,是西方藝術與建築的搖籃之一,也是世界文明史上一顆耀眼的明珠。與其說佛羅倫薩是一座城市,倒不如說其本身就是一所藝術與歷史博物館。

佛羅倫薩當之無愧是一座藝術之城。這裡有著諸如烏菲茲美術館、學院美術館、巴傑羅美術館、碧提宮內的帕拉提那美術館等世界上出類拔萃的美術館,收藏有大量繪畫和雕塑等稀世珍品。

佛羅倫薩是一座美麗的建築之城,其歷史中心更是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整座城市遍佈廣場、宮殿、塔樓、教堂等等,每走一步都是獨特的風景,每一処風景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佛羅倫薩 (Stock.com/TT)

佛羅倫薩也是許多名人巨匠的故鄉或生活的地方。這裡誕生了「歐洲最偉大的詩人」但丁、博學者列奧納多.達.芬奇、藝術巨匠米開朗基羅、科學家伽利略、政治理論家馬基維利、雕塑家多納太羅等,他們的出現從不同角度影響著世界。

佛羅倫薩領主廣場

坐落於市中心的領主廣場(Piazza della Signoria)是一座L形廣場,得名於廣場上的舊宮(原名領主宮)。領主廣場是這座城市的行政和社會生活中心,是本地人以及眾多遊客聚會的地點。廣場上還有佣兵涼廊、烏菲茲美術館、商人法庭(1359)(今農業局)和烏古其奧尼宮(16世紀,正立面可能出自拉斐爾的手筆)等古老的建築物。

領主廣場上的舊宮 (Stock.com/Givaga)

廣場上陳列著眾多引人注目的雕塑傑作,例如舊宮前的大衛像的複製品(真品收藏於佛羅倫薩學院美術館)、科西莫一世青銅騎馬像、海神噴泉、海格力斯和凱克斯、珀耳修斯和美杜莎的首級等等,整個廣場就如同一座壯麗的露天博物館。

領主廣場上的噴泉雕像 (Stock.com/irisphoto2)

俯瞰著領主廣場的舊宮(亦稱維其奧宮)是佛羅倫薩的市政廳所在地、也是托斯卡納最宏偉的市政廳。這是一處厚重的羅馬式建築,頂部有著開垛口的堡壘以及高94米的古老鐘樓。舊宮曾是美第奇家族的住所,宮外環繞著精美絕倫的雕塑,宮內更不乏各種藝術品,包括雕塑、壁畫、穹頂畫、掛毯等等,其中就有米開朗基羅的作品。宮裡還有一個可容納五百人的議事大廳,極盡富麗堂皇。

佛羅倫薩主教座堂廣場

從領主廣場走出不遠,即可看到佛羅倫薩的首要地標、義大利最重要的名勝之一:佛羅倫薩主教座堂廣場(Piazza del Duomo)。氣質優雅的聖母百花大教堂、美麗高聳的喬托鐘樓和八角形的擁有「天堂之門」的聖若望洗禮堂均位於該廣場上,三大建築融為一體,顯得格外雄偉壯觀。

聖母百花大教堂 (Stock.com/komyvgory)

喬托鐘樓 (Stock.com/VitalyEdush)

洗禮堂 (Stock.com/VvoeVale)

聖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名列歐洲第四大教堂,是佛羅倫薩的主教座堂,也是該城市首屈一指的建築物。該教堂於1296年由喬凡尼.美第奇出資建造,歷時175年才完工。作為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建築的瑰寶,這座使用白、紅、綠三色花崗岩貼面的美麗教堂將文藝復興時代所推崇的古典與優雅詮釋得淋漓盡致。其精美而巨大的穹頂長153米、寬90米,在城區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遊客們可以登頂穹頂,盡情俯瞰佛羅倫薩迷人的全景。

佛羅倫薩聖十字聖殿

聖母百花大教堂東南方大約800米処的聖十字廣場上,座落著佛羅倫薩聖十字聖殿(Basilica di Santa Croce)。聖殿中既收藏有藝術珍品,也安葬著多位最傑出的義大利人,包括米開朗基羅、伽利略、馬基亞維利、羅西尼和馬可尼等,因而這裡又被稱作「義大利的先賢祠」。

聖十字大殿 (Stock.com/efired)

聖十字大殿內部 (Stock.com/scaliger)

佛羅倫薩老橋

佛羅倫薩有一條橫貫整個城市的河流:阿諾河。阿諾河上的橋樑中,維琪奧橋最為古老,亦被稱作老橋。老橋是建於1345年的石拱橋,幾個世紀以來歷經滄桑,也是佛羅倫薩在二戰中唯一倖存下來的橋樑。詩人但丁與其摯愛貝特麗絲相遇在這座橋上,又為老橋增添了許多浪漫色彩。橋上有不少珠寶店,上層還有貴族行走的瓦薩利走廊。

佛羅倫薩老橋 (Stock.com/adisa)

佛羅倫薩皮蒂宮

在阿諾河南岸距離老橋不遠的地方,有一座規模宏大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宮殿:皮蒂宮(Palazzo Pitti)。皮蒂宮建造於1458年,原是銀行家盧卡.皮蒂的住所,1549年由美第奇家族買下,並作為托斯卡納大公的主要住所,宮內世代積累了大量珍貴繪畫和珠寶。

佛羅倫薩皮蒂宮 (Stock.com/eddygaleotti)

18世紀晚期,皮蒂宮曾一度成為拿破崙.波拿巴的權利中心,統一後的新義大利皇室也曾在此短暫居住。1919年,埃馬努埃萊三世將宮殿連同藏品一起捐獻給了義大利人民,皮蒂宮現作為佛羅倫薩最大的美術館向公眾開放。

米開朗基羅廣場 (Stock.com/f11photo)

日落時分的一站,必定是位於阿諾河南岸、奧特拉諾區山上的米開朗基羅廣場(Piazzale Michelangelo)。廣場上矗立的大衛青銅像是仿造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製成。放眼望去,藍色的阿諾河、雄偉的老橋、美麗的聖母百花大教堂和高聳的鐘樓等盡收眼底,竟令人倍感親切——也難怪,這裡的景致曾在明信片上出現過太多次,又怎能不讓人一見如故。


 

即便是瀏覽了所有的建築與景致,如果沒有在佛羅倫薩的美術館中流連忘返過,都算不得真正目睹了這座城市。在星羅棋佈於佛羅倫薩的幾十座博物館和美術館中,最為出眾的當屬收藏了大量文藝復興時期藝術作品的烏菲茲美術館和學院美術館。

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

座落於領主廣場的烏菲茲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是一処龐大的宮殿式建築,於1560年開始興建,直至1581年才竣工,現為歐洲乃至全世界最著名的藝術博物館之一,收藏有大量稀世珍品,也是眾多的藝術愛好者們嚮往的地方。

座落於領主廣場的烏菲茲美術館 (Stock.com/TimArbaev)

文藝復興早期的佛羅倫薩畫派藝術家桑德羅.波提切利最成功的兩幅畫作:《維納斯的誕生》和《春》,都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春》創作於1477年,是波提切利以詩人波利齊安諾歌頌愛神維納斯的長詩為主題,為美第奇別墅所創作。畫家用自己豐富的想像力和高超的技藝將古代神話故事演繹得栩栩如生。畫面右上方的風神擁抱著春神,春神又擁著花神,遍身鮮花的花神將花朵撒向大地;維納斯立於畫面中間,愛神丘比特手執愛之箭在她頭頂飛翔;維納斯的右邊是手拉手翩翩起舞的、象徵「華美」、「貞淑」和「歡悅」的三美神,畫面最左側則是主神宙斯的特使墨丘利。整幅畫作人物線條流暢,色彩明亮燦爛,氣氛歡樂詳和。

文藝復興早期的佛羅倫薩畫派藝術家桑德羅.波提切利最成功的畫作:《春》。(公有領域)

《維納斯的誕生》描繪了羅馬神話中女神維納斯從海中誕生時的場景:她全身赤裸、長髮飄飄、腳踩一個巨大的金色貝殼,右側的春之女神正在為她披上美麗的華服,左側的風神則送來暖風陣陣。維納斯的誕生在其它古希臘和羅馬的藝術作品中也曾多次出現;而這幅畫裡她從海中升起時的美麗溫柔與華貴,更是其它許多藝術作品中女性芙蓉出水般形象的靈感來源,是人們公認的女性美的標誌。

文藝復興早期的佛羅倫薩畫派藝術家桑德羅.波提切利最成功的畫作之一:《維納斯的誕生》。(公有領域)

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的另一珍品——《聖母領報》,是文藝復興時期列奧納多.達.芬奇的早期油畫作品,大約創作於1472年。作品取材於宗教故事,描繪了長著翅膀的天使來朝拜年輕的聖母瑪利亞,告訴她她懷孕了,基督將要誕生。聖母高貴端莊卻難掩欣喜之情,美麗的天使手持百合、單膝跪拜於地,畫面風景秀麗,人物刻畫唯美細膩,站在畫前猶如身臨其境,難抑內心之感動。

佛羅倫薩學院美術館

佛羅倫薩國立美術學院始創於1339年,1562年正式建立時名為迪亞諾學院。首任院長為傑出藝術家、文學家、藝術史論家瓦薩裡。這是世界第一所美術學院,開創了世界美術教育之先河,也是當今世界頂級美術學府。1785年,迪亞諾學院成為國立美術學院,被譽為「世界美術學院之母、四大美術學院之首」(其它三所為巴黎美術學院、英國皇家美術學院以及聖彼德堡列賓美院)。在近7個世紀的歲月裡,佛羅倫薩美術學院聚集並培育了眾多藝術巨匠,包括達芬奇、米開朗基羅、伽利略、提香、但丁、莫迪利阿尼等世界級大師。

佛羅倫薩學院美術館 (Stock.com/SidneyDiongzon)

學院美術館(La Galleria dell』Accademia aFirenze)是佛羅倫薩美術學院的附屬美術館,成立於1784年,館內收藏有精美的繪畫和雕塑作品等。文藝復興時期米開朗基羅的傑作「大衛像」廣為世人所熟知,原被放置於領主廣場舊宮入口,為免受風雨侵蝕,1873年被搬至學院美術館,成為該館的鎮館之寶(現舊宮入口的大衛像為複製品)。無數遊客前往學院美術館,就是為了親眼目睹大衛像的原作。

學院美術館裡的大衛像 (Stock.com/dbvirago)

大衛像是米開朗基羅於1501至1504年間用一塊白色大理石彫刻而成。雕塑高5.17米,重約6噸,表現的是聖經中的猶太英雄大衛王。這原本是一塊彫琢失敗、長年棄置在教堂空地上的大理石,年僅二十多歲的米開朗基羅用其巧奪天工的雙手,將它塑造成一件令舉世震驚的藝術佳作。他充分發揮了希臘人體美學,將大衛塑造成一個成熟健美的青年,表現了其應戰前蓄勢待發的緊張時刻。

除了大衛像,學院美術館還收藏有米開朗基羅的其它作品,以及喬爾喬內、喬瓦恩尼、貝利尼等14世紀到18世紀的畫家的作品。此外,提香未完成的《聖母哀痛耶酥畫像》也收藏在此。


其實,本文所描述的,只是佛羅倫薩這個世界頂級藝術殿堂中所收藏的眾多曠世巨作中的小小一部分,卻足以令人嘆為觀止。每一副古老的畫作、每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都無異於一本厚厚的故事書,不僅講述著作品本身所表現的天與地、神與人的傳說、傳承著一段段發人省醒的歷史,也同時記錄著藝術家們艱辛創作的、或許並不為後人所知的每一個過程。而每一件不朽的作品、每一個流傳千年的故事,都足以給人帶來良久的思索,關於藝術、關於歷史、關於生命、關於神、關於人。

讓匆忙的腳步慢下來,讓奔騰的思緒靜下來,細細去讀、用心靈去品味,就彷彿是在進行一場穿越時空之旅,只不過是那種藝術之美、之氣息,已經無法再用語言來描述。

這就是佛羅倫薩,一所擁有讓人一見如故的經典珍品的藝術宮殿,一座給了全人類一個藝術鄉愁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