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流散、輝煌不再,曾經橫跨歐、亞、非的龐大古羅馬帝國,如今成了時光卷軸裡的一段過往。然而古蹟尚存,雖一去兩千年,那源遠流長的文化寶庫依然對後世影響極大。人們願意去緬懷,從一道城牆、一座哨塔,追尋一個古老帝國的印跡。德國至今還保留著一條古羅馬邊牆大道,越來越受到遊客的喜愛,沿途不僅風光優美,還能感受到悠悠古風。

德國古羅馬邊牆大道(Deutsche Limesstraße),指的是古羅馬當年的邊界之牆,古牆依地勢而建,並不連貫,從萊茵河畔的巴特洪尼根(Bad Hönningen)一直延伸到多瑙河畔的雷根斯堡(Regensburg),長約550公里,被譽為德國最長的文化古蹟,當選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

中國人親切地稱其為「德國長城」,雖然規模與雄偉程度無法與中國長城相比,初建時的作用卻與長城一般無二,都是軍事防禦工程。沿途900多座瞭望塔和120多個碉堡遺跡,向人們訴說著古羅馬的歷史,是歐洲最具有考古學價值的古蹟之一。

薩爾堡:最完整的古羅馬要塞

位於法蘭克福西北部郊外的薩爾堡(Saalburg)是德國長城不可錯過的景點,因為它是德國唯一一座完整修復的古羅馬堡壘。公元135年,羅馬大帝哈特里安(Hadrian)統治時期修建了薩爾堡。從公元260年羅馬人離開這裡以後,這些建築一直年久失修。直到19世紀末,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下令對這座大堡壘的一部分進行重建。幾年前,剩下的部分也根據羅馬建築模型獲得重新修繕。

從法蘭克福西北部的小城巴特洪堡(Bad Homburg)出發,開出兩公里,便體驗到什麼叫從現代走近遠古世紀。19世紀中期以來,在薩爾堡不僅挖掘出了城牆的基座,還發現了大量的兵民生活日用品。挖掘出來的文物就在薩爾堡博物館展出,並配以模型演示,讓人們對那個逝去的年代有更多直觀的了解。

修復後的薩爾堡古羅馬要塞入口,城牆外可見當年護城河的遺跡。(Wikipedia)

薩爾堡遺址出土的古羅馬金幣。

薩爾堡的環城路(Rundweg Saalburg)有2400米長,走一圈要花大約45分鐘,途中可以看到各種考古遺跡和復原建築,如戰壕、瞭望塔和各種要塞等。

附近非常值得一遊的還有黑森公園露天博物館(Freilichtmuseum Hessenpark),公園距薩爾堡僅2公里,展出了嚴格模仿原形復建的黑森州農舍。這里共有100多個建築,都是附近村莊里真實存在過的建築,或原樣重建,或是整幢房子遷移過來。有的建築裡甚至裝潢都一成不變,讓人們真實感受到400年前的田園風情和生活起居。除了古老的建築之外,這裡還有教堂、農田、手工藝品店、陶器市場、奶酪市場等。遊客還可以買到個性化的傳統手工製品,這些民間高手的藝術作品往往能帶給人驚喜。

巴特洪堡:最美的療養公園

看完古羅馬的遺跡,也不能錯過現代的享受,法蘭克福西北面的巴特洪堡是最佳的享受之地。這裡有德國溫泉小城鎮的共同特色:不大、安靜整潔、富人聚集、有溫泉和賭場,是上乘的休閒享樂之地。而別處沒有的是:巴特洪堡的療養公園(Kurpark)是德國最大和最美的療養公園之一。

這個療養公園被歸為歷史古蹟,由當年神話級的普魯士皇家園林大師Peter Lenné設計。它是Lenné大師在柏林、波茨坦地區之外的傑作,建成後150多年來一直得到了精心維護,如今基本上保持著歷史原貌。

療養公園占地近40公頃,是按照英式園林風格設計的,有上百種不同的樹木和灌木,非常養眼。另外,這裡還有諸多有特色的建築,比如俄羅斯教堂、泰國廳、伊麗莎白泉、威廉大帝浴池等。

這裡有兩座泰國廳,是泰國和巴特洪堡100多年友好關係的見證。1907年,當時的泰國國王贈給這個城市一座寺廟,從曼谷建好後又將它拆卸,再將各部分分開運送過來搭建而成。2007年泰國皇室又贈給巴特洪堡第二座泰國廳。據說直到現在泰國皇室成員還是巴特洪堡的常客,療養公園每年還會舉辦為期兩天的泰國節。

伊麗莎白泉。(Wikipedia)

伊麗莎白泉是以腓特烈六世約瑟夫的妻子伊麗莎白命名的,是巴特洪堡最重要的礦泉。有著名化學家曾經說過,在德國恐怕很難再找到一個像伊麗莎白泉一樣優質的礦泉,富含如此大量的活性元素,它的泉水曾被用來治療腸胃紊亂。親自品嚐一下這裡的礦泉水,與想像中的甜水不同,這裡的天然泉水有點咸。泉眼所在的寺廟是威廉二世在一戰期間親自設計的,希臘健康女神海吉兒的雕像就佇立在這座廟裡。

威廉大帝浴池正門外觀。(Wikipedia)

威廉大帝浴池建於1890年,擁有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當時媒體這樣描述它,「能夠帶給您最現代化的享受卻又不失東方魅力」,來療養的貴族富豪們在這裡享受泥療浴、礦泉浴等。如今這裡經過重新裝修,被用作皇家療養水療中心(Kur-Royal Day Spa) 。浴池裡面裝修奢華精緻,提供了多種多樣的保健及復健的理療方式。